管狐。
小英雄野狗彈丸無頭。悄無聲息爬墻專業。
不開車,心願是世界和平。

[MHA/轰出]阿喀琉斯之踵。

BGM:米津玄师-アイネクライネ

*注:阿喀琉斯之踵(Achilles' Heel),原指阿喀琉斯的脚跟,因是其唯一一个没有浸泡到神水的地方,是他唯一的弱点。后来在特洛伊战争中被人射中致命,现一般是指致命的弱点要害。后人常以“阿喀琉斯之踵”譬喻这样一个道理即使是再强大的英雄,他也有致命的死穴或软肋。


饭点时间的食堂大概是每个学校的靓丽风景线,每个排队的人都觉得自己的学校从未像现在这样拥有那么多人,而雄英一年A班因为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免受排队之苦,大家都能早早来到找个好位置坐下。

但今天有些不同。

可亲可爱的A班班主任相泽消太改变了训练课程,在训练场内设置了八种指定物品...

[MHA/胜出]侵略式占有。

“要在果实还挂在高空中鲜红欲滴的时候摘下它、掠夺性的、侵略式的。只是一昧的在树下等待着它的话,在坠地的那一霎那,它就会变成别人的东西了。”

爆豪胜己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出离愤怒。

我的东西。他在心底无声咆哮。

那是我的。


自体育祭后,绿谷出久与轰焦冻的关系日益亲密。切岛在同爆豪上鸣一起吃午饭时看着轰绿谷饭田一桌说,哎你们觉不觉得,最近轰好像解冻了?虽然他还是不爱说话,但那个眼神都不同了..经过体育祭之后感觉这家伙也终于开始好好做人真是太好.......

爆豪胜己把饭碗往桌上一磕,打断了切岛的话。

闭嘴吧你,还吃不吃饭。他怒视着切岛,凶神恶煞的黑脸...

[MHA/胜出]致不灭的你。

为什么会想起那家伙啊。爆豪胜己想。

事件过去近三个月,所有的重建工作都已接近尾声,城市一片祥和,尽管仍有光明背后的黑暗存在,但那也都是小打小闹,无需大动干戈。

看起来与以前无二。

是不是真的没有变化?又有谁能讲清楚呢。

事务所的后辈私下悄悄议论,说爆心地前辈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暴躁了,虽然说话还是很不客气,但和以前比起来那真是好了太多,只不过沉默的时间也多了。

说起来,另一个后辈提出疑问,三个月前的事件里不是有一名英雄丧生了吗,那个超级厉害的“和平的象征”,听说那个人和前辈关系匪浅,是不是.....

说话的后辈被捂住了嘴,他下意识转头,发现爆豪胜己正在不远处盯着他们看,眼色阴沉,吓...

[MHA]飞一发轰出胜的各种日常。

1.about称呼


绿谷视角。

我觉得小胜最近有点奇怪。

大概是从几天前开始吧...小胜每次看到我都用一种,呃,非常厌恶的眼光看着我。虽然早就知道他讨厌我,可之前他也没有这样啊???我难道又做错了什么惹他不高兴了?

让我思考了一下近几天发生了什么事。

说起来的确有一件事,但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吧?

嗯..那天我因为复诊去了保健室,课上有些笔记没抄,下午放学后我就去找了轰同学借笔记,虽然说八百万同学和饭田同学也有笔记,可饭田同学当时不知道去了哪里,八百万同学.........还是找轰同学吧。

轰同学什么也没说就把笔记借给了我,然后起身离开了,我当时也没太在意,毕竟要快...

紀田正臣角色個人理解.

時隔兩年還要重新撿起來的我的正臣,心情還是挺複雜的,畢竟也有快半年沒有碰過無頭了,在重新補回之前先來一次定位看看對不對頭.
正常來講,紀田正臣一共有四次轉折[這裡的轉折是什麼意味的轉折還請自行?].按時間點算,在竜之峰來池袋之前也就是國中時期,一個從小學開始混跡池袋的小霸王(?)上了國中能幹什麼——搞破壞(no).隨後創立黃巾賊遇見沙樹以及,折原臨也,其為一折.在與藍色平方的鬥爭中導致沙樹雙腿折斷,認識到自己的無力,退出黃巾賊,假裝恢復表面正常生活,升上來良與竜之峰相遇,其為二折."撕裂者之夜"后混沌糾纏的三人關係以及三大派係(三足鼎立)衝突,而後離開池袋,其為三折.徒橋事件...

© 狐不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