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狐。
小英雄野狗彈丸無頭。悄無聲息爬墻專業。
不開車,心願是世界和平。

[MHA]飞一发轰出胜的各种日常。

1.about称呼

 

绿谷视角。

我觉得小胜最近有点奇怪。

大概是从几天前开始吧...小胜每次看到我都用一种,呃,非常厌恶的眼光看着我。虽然早就知道他讨厌我,可之前他也没有这样啊???我难道又做错了什么惹他不高兴了?

让我思考了一下近几天发生了什么事。

说起来的确有一件事,但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吧?

嗯..那天我因为复诊去了保健室,课上有些笔记没抄,下午放学后我就去找了轰同学借笔记,虽然说八百万同学和饭田同学也有笔记,可饭田同学当时不知道去了哪里,八百万同学.........还是找轰同学吧。

轰同学什么也没说就把笔记借给了我,然后起身离开了,我当时也没太在意,毕竟要快点抄笔记还给人家,结果他居然回来了,还给我带了一罐草莓牛奶。

等我抄完笔记还给他的时候,班上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有点紧张,想着赶紧和他道谢就回家。

“轰同学,谢谢你的笔记!不早了赶紧回家吧?”

“绿谷。”

“嗯?”

“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轰同学?”

“???????”

“我认为我们是朋友。”

“啊......那,焦冻?”

“嗯,回家吧。”

当时我想着早些回家没怎么注意,回过神来想反悔也没机会了,到第二天早上在校门口遇见轰同学时我都没反应过来。

“啊,轰....焦冻同学早上好。”

“早。”

想起来了,我打完招呼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一转头发现小胜在我后面脸黑得不像话,吓得我快要心梗。

“小胜早早早早上好好好啊怎么了吗吗吗吗吗??”

“滚开废久!!!你挡路了啊啊啊烦死了!!!!!!”

之后小胜一直那种眼神看得我有点难受。

 

 

 

某日在食堂。

“说起来....”饭田转头看向绿谷,“有天下午我和爆豪被相泽老师留校特训,结束后我慢了一步,爆豪换好衣服先走了。后来我想起有个东西在班上忘记拿,回去发现爆豪在门口站着,脸色很不好啊他,虽然一直都是那种脸...”

“好像他到现在也很生气,你知道为什么吗绿谷同学?”

 

(绿谷内心疯狂os:不不不不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2.about杯子里的水喝完了怎么办

 

某日体能训练休息中。

“啊。”

轰焦冻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空掉的水杯,有些反应不良。

这也难怪,雄英的体能训练向来严格,尤其是USJ事件后更是加大了对A班的训练强度,大量汗液的分泌使身体对水的需求增加,这时候没有及时补充水分就会有点难办。

回教学楼打水?休息时间快结束了,迟到会有更高强度的训练惩罚,饶是推荐入学的优秀学生轰焦冻也不想尝试更高强度的训练。

去买?大部分自贩机都分布在建筑附近,也可能不够时间。

要不找别人借水喝?

这个念头刚一出来就被他自己否决了。本来也就不擅长与人有身体接触,而且借水这种事总有点..

犹豫中的轰焦冻盯着自己的空水杯神游,突然他察觉到有个人站到了他身边,转头一看。

“绿谷,有什么事吗?”

正要出声询问的绿谷被抢了台词,轻轻地“啊”了声,不好意思地挠挠自己的脸。

“其实是我想问轰同学啦,看起来你是有点困扰吧?”

说着绿谷递出了自己的水杯,“现在去教学楼打水来不及的,不嫌弃的话我可以把水分给你?”

轰焦冻看向绿谷手上的水杯,杯子很简单,绿色的盖子与透明的杯身,上边还贴着欧尔麦特的Q版贴纸。

真是好懂的人啊。这么想着的轰焦冻接过绿谷手上的水杯,扭开杯盖。

“那我就不客气了。”

绿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杯子的喝水口与轰焦冻来了一次亲密接触,脸上瞬间爆红,啊啊呜呜地不知所措。

不不不轰同学你一定误会了什么我说把水分给你指的是倒进你杯子里去给你喝啊我真没想到还能有这种操作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旋好杯盖,轰焦冻满足地将水杯还给绿谷,末了用舌头舔舔唇,在经过绿谷时故意压低声线用低沉的嗓音道:

“绿谷同学,多谢款待。”

 

 

目睹了这一切的A班众人在心里疯狂昏迷。

而爆豪胜己已经冲了出去。

 

 

3.about借物赛跑

 

假设体育祭A班全员参加了借物赛跑——

“喜欢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爆豪你抽到的是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喜欢的人这是什么鬼啊哈哈哈哈哈哈!!!!!”

“给老子闭嘴吧你个狗屎头!!!!那么无聊的东西谁会去找啊白痴!!!!!”

爆豪胜己的愤怒快要爆表,不,是已经爆表了。

本来说好下场参赛赛选手可以自由选择参不参加娱乐项目,结果那个神经病班主任突然指定A班全员为锻炼协调性全员参加??!?!?!协调性?????那是什么???比废久还要讨厌啊!!!!

..................废久?

什么玩意我不是打算放弃比赛了吗关他什么事。

不对我就算不放弃比赛也不关他的事吧????

不是我到底为什么会想到废久啊???????

爆豪胜己陷入了人生难题。

他认真地问自己,绿谷出久于他而言究竟是什么。

怎么可能。

陷入人生难题的爆豪胜己用出了连续爆破,旁边吃了一嘴巴灰的切岛跳起来大声抗议结果呛下去更多的灰。

爆炸引起了场内各人的注意,位于场地边缘的绿谷也注意到了这一连串的爆炸,他低头看着自己拿到的纸条,心一横,视死如归地朝爆豪方向走去。

人形炸弹爆豪胜己似乎冷静了,靠在满目疮痍的场地一角,扫视全场玩得不亦乐乎的A班众人,不屑地咋舌,转身准备离开。

“那、那个.................小胜!小胜!!”

啊,废久的声音。爆豪胜己反射条件地回头。

“啊啊废久?没看见我要走了吗??你烦不烦啊?”

“不是不是不小胜..这个.......那个...”

“你磨磨唧唧到底想说什么啊???”

烦死了。爆豪胜己忍住给他一个正面爆破的冲动抬腿就走。

“我我...我借物赛跑想......想借小胜用一下.......因为因为真的只有小胜可以了!!!!!!”

爆豪胜己的时间停顿了。他在脑中反复回荡绿谷出久刚刚所说的话。

只有我可以。

只有我。

只有。

我。

原来废久也喜欢我啊!

爆豪胜己的过度自信让他产生了一种绝对错觉,但他自己并不认为哪里有问题,他只感觉方才盘旋在自己心中的郁结突然间消散的无影无踪,连带着看绿谷都觉得他比以前可爱了不少。

“好啊,既然你那么喜欢我,那我就借你用。”

“??????????”

虽然不知道小胜误会了什么但现在的关键是借物跑,比赛结束后再解释应该还来得及。

这么想着的绿谷出久带着爆豪胜己到达了终点,紧随其后的是切岛/蛙吹组合。

切岛猛地灌了口水,凑过去勾住绿谷的肩,“你们这个组合太奇怪了吧,我和梅雨在后面都快哭了..快让我看看绿谷你这小子要借的是什么能让你借到爆豪头上。”

“哇啊啊啊啊请住手啊切岛同学——”

“狗屎头你在干什么?????”

抢在绿谷和爆豪反应之前的切岛已经看到了纸上写的内容,他像刚才的爆豪一样停顿片刻,然后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的确很适合呢绿谷同学!!!!”

绿谷涨红了脸抢回那张纸,才刚拿到手又被爆豪抢走了。看着爆豪胜己越来越黑的脸色,绿谷出久尝试着,尝试着解释。

“小胜..那个...”

“闭嘴吧混蛋废久!!!!!!”

场内的爆炸掀翻了终点处的选手休息位。

 

后来丽日不怕死地跑去问切岛,那张纸上到底写的是什么。

“啊那个啊,绿谷那张纸写的是‘暴躁的人’哈哈哈哈哈,真的很适合爆豪呢。”

“不过为什么爆豪会接受绿谷的请求啊,他们不是关系很差吗?而且爆豪那张纸上是..”

“再多嘴就炸飞你。”

秘密。

 

 

4.about告白

 

小胜:

“废久!!!!!!你啊!!!!!!”

“我最讨厌你了!!!!!!”(最喜欢你了)

“啊,我知道啊。”

“?????????”

以为自己告白成功了的爆豪胜己觉得自己手心分泌的硝化甘油能炸了雄英。

不过他先激动得把绿谷炸进了保健室。

 

轰总:

“绿谷,我喜欢你。”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说的。”

“我喜欢你。”

打直球的轰总承受了一击正面爆破。

 

 

最后。

绿谷:“对不起,果然我心里只有欧尔麦特。”(学习和崇拜意义上的)

 

 

Fin.

基本就是放飞自我没有了..边写边笑.....小英雄们真的没有更可爱了。

2那个与众不同的画风就让它这样吧。我就是想看看轰总对间接接吻的反应(看这个闷骚一碰到老婆之前的心理建设都喂狗了)

喜欢的人这个我倒是纠结了一下,之前其实想写绿谷抽中是什么反应,后来再一想啊,除了欧叔也没sei了好不好浪费A班众和大家的期待(不是)而且之前看角色设定小胜的协调性是E哈哈哈哈笑死我了wwwwww

说起来切岛少年大概知道了一切吧?真是可喜可贺呢切岛

告白那其实我不太想说话。看看人家轰总,再看看幼驯染,自己都觉得可怜.............哪有那么不会讲话的幼驯染??????啊???????看看隔壁的幼驯染组再看看你们?????有话好好说骂人干嘛???????

情路坎坷哦爆豪少年。

总之他们都是天使,我爱他们。


评论(13)
热度(224)
© 殷勤無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