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狐。
小英雄野狗彈丸無頭。悄無聲息爬墻專業。
不開車,心願是世界和平。

[MHA/胜出]侵略式占有。

“要在果实还挂在高空中鲜红欲滴的时候摘下它、掠夺性的、侵略式的。只是一昧的在树下等待着它的话,在坠地的那一霎那,它就会变成别人的东西了。”

爆豪胜己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出离愤怒。

我的东西。他在心底无声咆哮。

那是我的。

 

 

自体育祭后,绿谷出久与轰焦冻的关系日益亲密。切岛在同爆豪上鸣一起吃午饭时看着轰绿谷饭田一桌说,哎你们觉不觉得,最近轰好像解冻了?虽然他还是不爱说话,但那个眼神都不同了..经过体育祭之后感觉这家伙也终于开始好好做人真是太好.......

爆豪胜己把饭碗往桌上一磕,打断了切岛的话。

闭嘴吧你,还吃不吃饭。他怒视着切岛,凶神恶煞的黑脸吓得切岛和上鸣以为他又要在公共场合连续爆破。

不是爆豪,你冷静点,公共场合呢爆破多不好啊虽然雄英的课桌你都赔了好几张...切岛手肘撞撞上鸣让他闭嘴后出来打圆场。不说了不说了吃饭吧。

爆豪胜己冷哼一声,继续大口解决他的猪排饭。

吃着吃着他皱眉,后知后觉地想。我怎么会点猪排饭?那么难吃的东西也就废久才吃得下去。

 

爆豪胜己觉得最近自己不太正常,准确地说是..过分易怒?比如今天吃饭的时候就没忍住,冲切岛和上鸣发火。

想了想,他把错误推到轰焦冻身上。都怪那个阴阳脸体育祭不用左半边的能力看不起我,听到他就来气。

忽略掉另一种显而易见的可能性,爆豪胜己决定去训练场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卒与焦躁,本来打算回家的脚步一顿,转身向训练场走去。

要是爆豪胜己此时决定回家,他大概就会错过那件让他终身难忘的事。

还好他并未错过。

 

雄英没有宿舍,所以学生们在下课后大都选择回家,少数优等生或苦学者则会留在训练场加强锻炼。爆豪向来是回家派,所以当他出现在训练场入口时引起了些许注意,不过大家留下的目的都是强化自身,加之爆豪周身笼罩着一股“老子很烦滚开”的黑暗气场,大家只是看了看便收回目光专心练习。

爆豪扫视全场寻找空位,这一看不要紧,他看到绿谷出久和轰焦冻正在不远处的场地练习,给他本就烧得正旺的心火上再浇了把油,特别带感,激得他想炸了整个训练场。

我怎么没有回家呢跑这破地方来瞎眼睛。他正准备过去给这俩玩意来个正面爆破,发现“这俩玩意”刚好结束训练朝他的方向走来,二人有说有笑聊得好不开心。

好,真好。爆豪胜己站定,像是迎接他们的到来。

 

绿谷出久正满脸笑容地与轰焦冻探讨训练成果,抬眼给低气压的爆豪惊得魂飞天外,到嘴边的训练成果拐几个弯变成啊小胜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废久你是我妈啊轮不到你管。爆豪憋着一肚子气宛如满载的机枪,绿谷好死不死撞枪口上,结结实实吃了一梭子弹,很是委屈。

委屈归委屈,绿谷转向轰焦冻正想解释,看他似要出言相助的神情心道不好,赶紧在他开口前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那个.....焦冻,小胜好像有事找我,今天你就先回去吧?训练什么的明天再说也可以。

轰焦冻盯着绿谷看了会,点点头道别之后离开了训练场,其他人见气氛凝重也纷纷提前离去,留下绿谷和爆豪在一片寂静中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绿谷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的沉默。呃..小胜,那么晚了你还不回家吗?

爆豪没说话,但空气中突然充满了独特的燃烧气味,足以证明他现在的心情恶劣至极。

啊,不,我没有惹你生气的意思..如果你没事的话我还想找焦冻.....

绿谷的领子被爆豪突然伸过的手粗暴拎起,整个人被摁在训练场的墙上,背部神经传导着猛烈撞击带来的阵阵疼痛,他挣扎。小胜你到底...!

爆豪俯身,缓慢拉近与绿谷的距离。现在绿谷可以看清爆豪的脸,恍惚间他回忆起了小时候,他也曾认真细致近距离地看过爆豪的脸,跟现在相比好像没多大变化,他觉得长大后的爆豪胜己就该是这个样子,棱角分明的脸上拥有几分桀骜不驯,嘴角挂上嘲讽性质的冷笑,猩红的眸子里仿佛在诉说——

你是在害怕吗?绿谷出久定定地看向爆豪胜己,艰难地问出了一个问题。

你放屁。爆豪胜己拽领子的力道加大。想我现在就解决你吗?

不,绿谷摇头。他有很多种关于“宁愿爆豪胜己如何如何”的设想,死亡从不在这些设想中,更何况他并不确定现在的爆豪会不会一个情绪不稳把自己炸进保健室。

那你就不要跟谁在一起都笑得像个傻子,也别叫那个混蛋焦冻。你不是四岁的小孩子而是个该死的十六岁的混蛋好吗,废久。

爆豪胜己靠得更近了,绿谷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打脸颊上。

小胜在紧张,在害怕。他可能穷尽一生都无法知晓缘由为何,但他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焦冻说我为他所做的事足以让我这样称呼他。爆豪听见绿谷说。

你为他所做的事?他短促地笑了一声。是啊,你拯救了他的人生,为他在手上留下了永久的伤痕,你当然能叫他焦冻。

他自己也不清楚内心的这份情感从何而来去向何处,唯一肯定的是他很难过,也很愤怒。

“要在果实还挂在高空中鲜红欲滴的时候摘下它、掠夺性的、侵略式的。只是一昧的在树下等待着它的话,在坠地的那一霎那,它就会变成别人的东西了。”

而他想要更加侵略式地去进攻一切。不是等待,而是说出“那就是我的”。

话语在心中兜兜转转,口不对心导致现在的结果。

他松手,任绿谷没站稳一个趔趄坐在地上。

我还是回家吧。爆豪胜己这么想也这么做了,没管还坐在地上的绿谷径直往出口方向走去。

小胜。他非常熟悉地绿谷的声音在后头呼唤他,他脚步没停,继续走。

小胜。这次的呼唤带了点颤颤巍巍。

小胜......我喜欢的是你。

爆豪胜己停下了脚步。

 

绿谷出久想着怎么给自己糊一巴掌,他怎么就在这种气氛下莫名就脱口而出了呢。现在可好,别说小胜,自己都被自己的大胆唬住了。

嘿..小胜?他小小声叫了句。

然后他就看着爆豪从直立木桩状态强制启动,三两步来到他身边蹲下拽起他,对着他嘴唇位置不管不顾地吻下去。

啊,完蛋了。绿谷想。我完蛋了。从小胜的表情看来,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有时候,侵略式的占有无需言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可收效无数,眼神交汇间,“你是我的”这件事就已经被认可了。

自家的果实,说什么也不能让人半路截胡了不是。

 

 

 

Fin.

修仙修出来不知道什么东西..........

最近为志愿哐哐撞大墙,人间行走都跳票那么久这一天两天也不急对吧。我只需要一个字的回答。(

想说的话好多好多又突然不想说了.....就这样。

最近要更也都是短篇,告诉我你们爱轰出还是胜出(谁理你啊神经病)


评论(6)
热度(117)
© 狐不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