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狐。
小英雄野狗彈丸無頭。悄無聲息爬墻專業。
不開車,心願是世界和平。

[MHA/轰出]阿喀琉斯之踵。

BGM:米津玄师-アイネクライネ

*注:阿喀琉斯之踵(Achilles' Heel),原指阿喀琉斯的脚跟,因是其唯一一个没有浸泡到神水的地方,是他唯一的弱点。后来在特洛伊战争中被人射中致命,现一般是指致命的弱点要害。后人常以“阿喀琉斯之踵”譬喻这样一个道理即使是再强大的英雄,他也有致命的死穴或软肋。

 

饭点时间的食堂大概是每个学校的靓丽风景线,每个排队的人都觉得自己的学校从未像现在这样拥有那么多人,而雄英一年A班因为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免受排队之苦,大家都能早早来到找个好位置坐下。

但今天有些不同。

可亲可爱的A班班主任相泽消太改变了训练课程,在训练场内设置了八种指定物品,分八组学生各自搜寻,也可抢夺别组手中的物品,总之用各种方法最先将指定物品带到终点的组合先去吃饭,最后一组则要接受时间延长的惩罚训练,也就是可能没饭吃。为了下午的幸福,全班同学都坚定了不当最后的决心。

遗憾的是,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一组,糟糕的是,在将物品带往终点的途中,爆豪胜己一个不小心,把东西炸了。

不说爆豪胜己的脾气如何如何,就连涵养极佳的轰焦冻都差点没忍住一个冰山拍过去。

理所当然的,二人成为了接受惩罚的组合。

 

结束惩罚训练后的轰焦冻来到食堂,想看还有没有面包什么的剩下。

当然,没有。

他叹口气,转身准备回宿舍找找姐姐硬塞给他的行李中有没有一些小零食,好歹撑过下午。

轰同学——!他循声望去,绿谷在食堂一角站起来冲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他有些疑惑,按时间算A班众人的午餐时间早已结束,此时的食堂也只有零星几人,绿谷怎么会还在这里?

马上他就明白了,绿谷面前放着一碗凉拌荞麦面,是他喜欢吃的那种。

我看轰同学很久都没有回来就擅自多打了一份..小胜那边我让切岛同学帮忙了,轰同学现在应该还没有吃东西吧?绿谷不好意思地挠挠脸。不介意的话请用,因为是凉拌我想放一会了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轰焦冻盯着绿谷出久,想从他脸上找出一些和曾经对他阿谀奉承的人相同的东西。

可他能看见的绿谷出久的所有都写满了真诚。

他突然对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惭愧。

同绿谷道谢后轰焦冻坐下吃起了荞麦面,沉默的气氛在周身蔓延开,绿谷出久有点坐立不安,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一直持续到他吃完荞麦面起身。

回宿舍吗。轰焦冻低头看向绿谷出声询问。

啊..回!回的!绿谷也很快站起来跟上轰焦冻。

 

二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正午时分的阳光很是灼人,夏日蝉鸣声和着暑气笼罩着校园,热浪宛如实体化的海浪般打来。

炎热会激起心中的焦灼情绪,太阳底下反倒掩盖不住内里黑暗的滋生。

自己和绿谷的关系有那么好吗。轰焦冻心想。

体育祭刚过不久,他内心深处疑虑尚存。那时绿谷肆意妄为,将他一直坚持的东西都打得粉碎,却也无缘八强。

——那是你自己的力量啊!

都说促使人们深交的要素是拥有一个共同的秘密。

比如适当地吐露自己的弱点。

可是,能向他人展现的弱点都不能算作是弱点,潜意识中的自我保护与求生机制会将你的阿喀琉斯之踵藏得严严实实。

与你共享的那一部分自我,注定不会是能置我于死地的命门。

轰焦冻回忆起体育祭时他找上绿谷说的那些话,那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说出来的?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唯一知道的便是,他的弱点,能置他于死地的命门,被绿谷确确实实的掌握了。但绿谷并没有用这弱点来做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不如说是借助这弱点,将他从暗无天日的自设牢笼中拯救了出来。

他看向身边的绿谷,迟疑着开口发问。

绿谷。听见轰焦冻呼唤的绿谷抬头。体育祭那时候你.....

他也不知道他想要知道什么,只是下意识就问了,至于回答,他的内心竟升起了一丝对答案的期许。

问问题的人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却期待回应者能够解答疑惑,无论是从逻辑角度还是文学角度都说不通,可轰焦冻还是这么做了。

轰同学还在纠结体育祭的事啊...绿谷抱歉地低下头。当时的确是我太冲动了,但我没有忍住。

绿谷停顿一下,接着说下去。因为轰同学你看起来.....很悲伤的样子,我一不小心就..就多管闲事了,想着说不定能为你做点什么。

如果对轰同学造成很大影响的话我在这里道歉,对不起。绿谷揉了揉自己蓬松的发,郑重其事地对轰焦冻道歉。

不,不是的绿谷,错不在你。轰焦冻张张嘴,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蝉鸣声一阵高过一阵,热浪的侵袭快要让人窒息,大脑似乎也在热气的侵蚀下化成了一团糨糊。

轰焦冻缓缓开口。谢谢你,绿谷。

谢谢?绿谷不解地看向他。我并没有做什么能让轰同学道谢的事情吧?

..就当为刚才荞麦面,让我再认真地道一次谢吧。轰焦冻找不到理由来概括自己突如其来的道谢,随口扯了个理由蒙混过去。

轰同学认真过头了,绿谷笑出声。帮助同班同学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我也说了想为你做点什么,打个饭这种小事而已,没有必要道谢的。

嗯。轰焦冻点点头。绿谷你是个很好的人。

很好的人。

 

在炎热的空气嘈杂的蝉鸣与逐渐缓和的气氛中,二人回到了宿舍。

现在是午休时间,大家基本都回宿舍休息去了,除开偶尔能听见的爆豪的几声怒吼,宿舍里还算安静。为了不吵到其他同学休息,绿谷和轰焦冻都放慢了动作不发出太大响动。

绿谷出久住二楼,轰焦冻住四楼,电梯是最好的通行方式。

等待电梯的时候轰焦冻忍不住想,就这样了吗,我想怎么样?

电梯来了,他与绿谷一道踏进电梯,脑中回放着体育祭上绿谷拼尽全力冲他吼出的那些话。

他不明白心中逐渐涌上的感情为何,但他必须要证实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电梯到了二楼。

那我先走了,轰同学午安。绿谷冲他摆摆手,踏出电梯门。

绿谷。他听见自己出声叫住离去的绿谷。

我有话对你说。

 

 

虽然说与你共享的那一部分自我,注定不会是能置我于死地的命门。

但是也有一个例外,一个例外。

那便是我强烈地想将我的灵魂与你再接近一点,想与你产生真正能感到疼痛的交汇。即使那不得不撕去被火给淬炼过的外壳。

——也就意为我喜欢你喜欢到失去了防备。

 

 

 

Fin.

轰出送上。好久没玩轰出我akjefbdsbiwuabfc语无伦次。

大概是迷茫中的轰轰在不自觉下突然找到了人生方向(?)就体育祭那集啊,看了很多人说绿谷共情感好好好我就想,啊要是换了轰轰角度是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就这样了。......

其实我是真的很喜欢轰焦冻这个人,强大又温柔,谁不喜欢他真是眼瞎了(.....)阿妈好心痛哟你那么难过(.........)

哎,高中生,好好学习好好恋爱才是王道!(胡扯

我已经不会说话了对不起

评论(4)
热度(74)
© 殷勤無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