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醉。

聽歌,腦海裡就開始描摹這肆意踏血行的張狂少年郎,十八層煉獄種種苦難,仍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樣,輕鬆得似來地獄底層觀光走一遭。


“十八層煉獄?不過如此啊。就這玩意,還沒你薛爺爺下手重。”

“怎麼,不服氣?不服氣我給你試試?”


待到哪天金光瑤也同他下來了,嘴角一揚皮一下,小虎牙笑得隱隱現現。


“哎,真是好久不見。”

“你快看看,煉獄十八層只是聽著嚇人,別的什麼都沒了,剛下來那會差點沒把我笑死。”



歌是踏血逢故友。

2018-01-06
评论
© 破曉山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