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狐。
小英雄野狗彈丸無頭。悄無聲息爬墻專業。
不開車,心願是世界和平。

[MHA/胜出]致不灭的你。


为什么会想起那家伙啊。爆豪胜己想。

事件过去近三个月,所有的重建工作都已接近尾声,城市一片祥和,尽管仍有光明背后的黑暗存在,但那也都是小打小闹,无需大动干戈。

看起来与以前无二。

是不是真的没有变化?又有谁能讲清楚呢。

事务所的后辈私下悄悄议论,说爆心地前辈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暴躁了,虽然说话还是很不客气,但和以前比起来那真是好了太多,只不过沉默的时间也多了。

说起来,另一个后辈提出疑问,三个月前的事件里不是有一名英雄丧生了吗,那个超级厉害的“和平的象征”,听说那个人和前辈关系匪浅,是不是.....

说话的后辈被捂住了嘴,他下意识转头,发现爆豪胜己正在不远处盯着他们看,眼色阴沉,吓得几个人大气都不敢出,待爆豪转身离去后暗叹句果然还是好可怕便继续自己的工作,谁也不再提起方才的事。

本想去自贩机的爆豪胜己彻底失去了买饮料的心情,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关于三个月前那件事相关的议论了,熟悉他的人都明智地不去提,他也乐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进行日常的英雄活动。

可有些事情,并不是不去想或是置之不理可以遗忘的,相反,它会在心里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即便已经结痂,可稍有牵扯便会皮开肉绽,将鲜血淋漓的自己暴露出来,呈现在日光下。

原来已经三个月了啊,那为什么那家伙还没从我的记忆里彻底清除呢?

到底为什么会想起那家伙啊。爆豪胜己想。

都怪那些该死的小鬼,整天叽叽喳喳叽叽喳喳,他再厉害又怎样还不是死了。

可恶。

废久。

 

//.

三个月前,黑暗势力“敌联盟”大部队集结,对职业英雄们进行了正面进攻。其有关损失不计,职业英雄们大多只是受伤,重伤者已移送医院悉心治疗,但仍有几名英雄因伤情严重虽保住性命,却无法进行后续的英雄活动。

死者一人,“人偶”绿谷出久。

要问为什么死者只有一人。

因为“人偶”作为“和平的象征”承受了绝对攻击,保护了其他英雄,保卫了城市的和平。也正是因为他的死亡,打破了英雄们的最后限制,激起了职业英雄团体的愤怒,在绝境中迸发出超常实力彻底击退敌联盟。

此后英雄届将“人偶”奉为“欧尔麦特的继承人”、“和平的象征”等等,诸如此类的称号,“绿谷出久”这个名字也成为人人传颂的不灭神话。

——妈妈你看!那个人偶!!!是超厉害的英雄噢!!我以后也要像他一样,成为那样的的英雄!!

啧,烦死了。

——多亏了人偶,我们这边的损失可以说是降到了最低点。

混蛋们闭嘴好吗。

——从此以后!人偶将成为与欧尔麦特一样的!!和平的象征!!!

妈的给老子闭嘴啊——!!!!!!!!

不就是混蛋废久吗,你们天天讲来讲去的有什么意思啊??!?

他给你们下了什么药,让你们整天感恩戴德地传颂他?!?

他给你们留下的是不灭的功勋!!!真是可喜可贺啊!!!

可是我呢???他给我留下了什么??啊?????

 

//.

“西面请求支援!!!请求支......”

爆豪胜己在心里骂街,估计西边那个小分队也不行了,对面那帮是真的有点难搞,派出去的小分队一个接一个的断了联系,目前还没有敌人数量的情报传回来,人他可以打十个,可关键还有那个长得特别丑会吸收攻击还会再生的什么来着,哦脑无,不能确定脑无的数量他就不能贸然潜入直接作战。

越想越心烦,他简直想摔了耳机骂人,有种堂堂正正的上啊老子一个打你们十个。

侧边突然感到有人接近,他一闪身反手掐住来人的脖子将他抵到墙上。

“小..小胜,放开........”

熟悉的声音响起,爆豪胜己定神细看,还真是熟人。

“废久你来我这边干什么!滚开!!”

“咳....不是这样的小胜,我们事务所的先头部队报信回来说对面主力还是原来那几个但和上次USJ时一样带了不少充数的小混混而且脑无有至少五匹敌联盟这次真的是下了血本....”

爆豪胜己给这一大串的碎碎念绕啊绕啊的晕乎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要不是现在在真枪实弹地打他能把绿谷扔出去。混蛋废久碎碎念就算了语速还那么快是找死吗。他按住心头的愤怒,没好气地问绿谷: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传递情报??你是在小瞧我吗?啊??”

“先听我说完啊小胜,这个方位是敌人布置比较薄弱的地方,而且你在这里也是个强力的战力支援,我想这样...”

“你废什么话,直接打不就行了吗?”

“可暂时还不清楚这是不是故意引诱我们的陷阱,不能轻举妄动.....”

话是这个理,爆豪胜己勉强接受了,可他还是很不爽,瞅着身旁仔细布置计划的绿谷,他更不爽了。或许是还没有接受绿谷出久已经从以前那个不起眼的路边石子摇身一变成了新一代“和平的象征”继承者的现实,他每次望着绿谷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明明是个那么弱的家伙,为什么...

混乱的思绪在感受到不远处传来的森冷恶意时戛然而止,爆豪胜己下意识转身越过绿谷朝那个方向放出一连串的爆破,爆破的飞灰中夹杂着建筑物碎片四散开来,他直勾勾的望着那个方向,扭曲的黑影缓缓闪现。

“小胜你.....”

绿谷刚出口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敌人来了。

“虽然说是放长线钓大鱼..真是意想不到的大收成呢。”

“..反正都是要死的,就快点结束吧。”

来人是死柄木吊和黑雾。

以及五匹脑无。

“听说你是和平的象征...?真是太有意思了。如果你死掉的话,‘和平’这种东西也会随之消失吧?”

死柄木抓挠着脖子,吐出慵懒但冰冷的话语。

“所以去死吧,‘和平’。”

 

战况进入僵持。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联合赶来的A班众人牵制住了敌方大部分火力,但也只能是牵制,而不能达到压制的目的。尽管大家的实力有了质的飞跃,但敌联盟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尤其这次背水一战更是带上了六匹脑无,分出去了两匹正被众英雄联合压制,剩下四匹由A班的大家应对。

爆豪胜己很久没有那么棘手的感受了,承受火力全开的敌联盟并不是件好玩的事,况且还不能三两下打发走,特别缠人,尤其是脑无那种变态的承受力,隐退的欧尔麦特另当别论,换谁上来都吃不消。而敌联盟也不只有脑无,那些怪怪的人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虽然有几个已经被压制住了,但很多职业英雄已经开始显露疲态。

这样下去不太妙啊..他眯眼,试图找出敌人的破绽,却被侧边的渡我被身子死死缠住。

“虽然人家喜欢的是出久小弟弟..”渡我躲闪着爆豪的爆破并出言挑衅,“但是任务分下来我也没有办法啦小爆豪。”

“遗言就只有这些吗大姐?那就去死吧。”爆豪胜己一击正面爆破拉开二人距离她,正想继续攻击,后头的轰焦冻先他一步展开了大范围冰冻攻击冻结了敌人。

爆豪胜己没好气的转头朝轰焦冻吼:“阴阳脸你添什么乱老子才是要干掉她的!!”

“我说..大敌当前你们二位能不能有点紧张感啊...”八百万在后方无奈地出言相劝。

“要你说啊!!!!”

 

在全体英雄的猛烈进攻下,敌方的攻击强度减弱,局势好像逐渐明朗。

后方的死柄木看着变化的战局,烦躁的在脖子上挠出道道血痕,“啊啊.....为什么还是不行呢老师,为什么每次和平的象征都要一次又一次的挡在我们前面,无论是欧尔麦特还是这个小鬼.........既然这样...”

正在压制脑无的绿谷出久察觉到不对劲,连忙抽身离开正在与自己战斗着的脑无——

响彻云霄的爆炸声使得在场之人一齐停下动作,循声望向爆炸方向。只见原来在那边的A班众人都被爆炸气浪掀出老远,绿谷因为退得及时也只是在爆炸范围边缘承受了比其他人更大的冲击,并未被完全波及。

望着爆炸区域升起的滚滚烟云,众人脸色阴沉,脑无这种大型炸弹倘若在人口密集区爆炸,那大概会将爆炸中心范围内的人炸得一个不留。更可恶的是这次的战斗地点在市区附近,知道了脑无炸弹功用的英雄们攻击起来势必会有所顾忌不敢近身,这样拦不住脑无让它进了市区——

后果不堪设想。

A班众人在瞬息间获悉了敌人的最大恶意,开始思考如何阻止敌人的邪恶伎俩。

可瞬息万变的战场由不得大家多想,死柄木便已命令着脑无保护着他向市区前进,因自身破绽暴露和能力的可怕早在一开始便成为众人围堵目标的黑雾已经不在死柄木的身边,无法直接将他们传送到市区,看上去败局已定的死柄木脸上却溢满了疯狂的笑容。

“‘和平的象征’啊..请好好的看着黑暗(我)的毁灭吧。”

绿谷出久攥紧拳,他刚被爆炸波及,此时正摇晃着站起来,爆豪胜己在他旁边死死的盯住死柄木和他的脑无,爆破呼之欲出,可他却没有动。

死柄木和他的脑无就像是一个行走着的超级炸弹,让人无法近身压制,而远程攻击的英雄释放的攻击全被脑无吸收,可以说是束手无策了。

但还存在一个方法。

绿谷出久上前一步。

“..喂。”爆豪胜己的声音有一瞬间的颤抖,但没有人听出来。“废久你要干什么?”

“小胜,我啊,一直一直都望着小胜的背影,想着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超越你,成为一个像欧尔麦特一样的英雄。”绿谷又踏出一步,背对着爆豪胜己说道。

“即使成为了他们说的什么和平的象征,我也总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不够好,不能像欧尔麦特一样成为大家信仰中的存在。”

“做不到这样的我,却还是有句话想对小胜说。”

绿谷坚定了自己的步伐,朝死柄木缓缓走去,爆豪胜己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想要上前双腿却宛如长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绿谷的话忽远忽近,像是场期待了许久的幻觉。

“..小胜,我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喜欢。”

传来的话语是那么的不真实,以至于爆豪胜己还未反应过来这不是一场飘忽的幻觉,绿谷已经冲向了死柄木,用尽全力打出他最强的一拳。

DETROTT——SMASH————

爆豪胜己的世界,陷入不见光明的暗影之中。

 

//.

爆豪胜己喜欢绿谷出久,这是个隐藏了许久的秘密。

打小两人便一直在一起,准确的说是绿谷跟着爆豪,走哪跟哪,像条撵也撵不走的小狗,就冲你亲亲热热地吐舌头。

无论什么时候的绿谷出久总是带着笑容,闪闪亮亮的,像颗小太阳。

他在不知不觉间便把绿谷划入了自己的所有物范围。

只有我能欺负他,只有我能保护他。

所以在听到绿谷是罕见的无个性时,他心底居然生出了暗暗的欢喜。这下真的只有我能保护他了。他想。

可绿谷在大家都夸赞着自己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动摇,仍然跟在他身后,在他掉下河滩时向他伸出手,在他动用个性打架时挡住他对别人的攻击。

他很愤怒。

为什么是绿谷?

该死的怒火无法控制,二人渐行渐远,每次绿谷看到他就像老鼠见了猫,无论怎样欺负都得不到回应。

即使这样,他还是发现,绿谷从未放弃过成为英雄的梦想。

——你那么弱小,为什么一定要成为英雄呢?

——明明有我在这里。

他十分不解。

后来,绿谷真的拥有了能力,同他一道进入雄英成为了英雄,成为了能与他平起平坐的人,甚至成为了大家追求的“和平的象征”时,他茫然,又难过。

——当初跟在他身后叫他小胜的绿谷出久好像已经不见了。

其实看起来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更沉默了些。

没有反应也属正常,从来就没有开始,需要什么接下来?这件事会一直是个秘密。

直到那天。

绿谷出久对他说喜欢,而后义无反顾地冲出去,再无留念。

他感觉自己的精神被撕成了一片一片,理智告诉他不能过去,感情则在疯狂叫嚣着去,去啊!告诉他!!告诉他你也喜欢他!!!

可最后他什么也没做成,只能在那里看着绿谷用尽全力的攻击带起各种爆炸和旋风,像一场盛大但不美丽的烟火,绚烂地绽放,无声地凋零。

——他说喜欢你,随即转身,奔向必然的死亡。

爆豪胜己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无能为力。

结束了,都结束了,关于那个人的一切。

小久。

你留下的是不灭的你,我留下的是孤单的记忆。

和失去你的未来。

 

 

Fin.

是这样的,从昨天晚上开始我无论是刷lof还是微博首页上到处都是出胜,尤其是那个推出胜的长条。

我满脸都写着高兴.jpg

在这里认真严肃地提出。

各位好,我只吃轰出,胜出,其他都雷,雷到死去活来打滚咆哮,尤其是出胜,简直天雷滚滚炸地球了,超气的。

仔细想想自己什么时候从一个博爱变成了过激....不知道,就是很气很气,汹涌澎湃的不适应。

总之这是心情极度恶劣下的产物,所以当然是刀。(?)梗自亲友,大概是一方死亡另一方的心理。从来没写过敌联盟那堆人强烈的ooc别介还有跳过打戏也请一笑而过?(至于脑无能不能爆炸我胡诌的)

有想过要不干脆把绿谷向的也写出来,算了大家自行脑补吧(脸

顺手给大家一个小段子转换心情。听歌时候想到的,就是Honeyworks的「告白予行练习」这首歌,应该很多人都听过吧!!!

 

 

无责任段子:绿谷出久的告白予行练习。

“小胜.....!你现在方便吗?”绿谷沐浴在从窗外泼洒的落日余晖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像是豁出去似的开口。

那个背包的身影转了过来,爆豪带着一脸不耐与烦躁的表情望向他。

“啊啊?废久你想挑衅吗??没看到老子要回家吗!!!”

为了不让声音颤抖,绿谷暗暗运气,紧紧握拳。

“对不起,这么突然。”

他感觉爆豪因为他的紧张有那么一瞬的停顿,但很快又变回了平常的凶恶表情。

绿谷凝视着面色不好的幼驯染,对他说出自己心里的那句话。

“我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喜欢你。”

啊,我居然真的说了。

他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惊讶地发现爆豪没有像平常那样打过来,而是一脸茫然地杵在原地。

两人视线瞬间对上,绿谷紧张地在裤子上擦了把手心的汗,听见对面仿佛还没回神的爆豪,随着呼吸吐出一句:

“...啊?”

是自己多心了吗?可能是夕阳带来的错觉,绿谷感觉爆豪的脸好像有点红。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他在心底催眠自己,然后悄悄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好!!!两分钟了!!!!绿谷松了口气,望向对面似乎想说些什么的爆豪。

“喂废久...”

“那个...小胜!真的很对不起!!今天和上鸣同学他们玩游戏输了这个是大冒险....!说是要对小胜告白而且要坚持住在两分钟内不被小胜打才能算数..........小胜??”

“混蛋废久........你还是去死吧!!!!!!!!!!”

爆炸的声音响彻了宁静的雄英。

事后上鸣拍着绿谷的肩膀说,你也是很辛苦啊绿谷,各种意义上的。

(喜欢上某个人是很辛苦的,而想将真正的心意传达给对方,又更辛苦了。)

 

是这样的呢小胜。

 

 

真的Fin.(


评论(4)
热度(51)
© 殷勤無理。 | Powered by LOFTER